成蕨荒草

本命pi,在下成蕨,请多多指教

文笔渣,给狗哥的生贺www

狗×你

你看了看日期,停下了手里写字的笔。偏了偏头,看着身边那个坐在床沿玩手机的人,用笔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哈……这傻子居然忘了自己的生日了。

今天周二,趁着天色还早,他又在沉迷手机,你推了推眼睛哀叹一句“为什么这人不近视啊!”然后告别了他独自上街。

他喜欢吃什么蛋糕?

你这么想着,和这个比自己大了差不多一轮的人刚交往不到半年,他倒是很宠你。但由于时间关系,你们相见的时间总是很少,一般不是你在工作就是他在忙碌于制裁违法犯罪的人。和这样一个危险度极高的人交往看似很不安全而且很不可能,但他其实很温柔,处处都透露着对你的宠溺。

不知不觉你走到了一家比较老的蛋糕店前,你时常来这里买蛋糕吃,小小的纸杯蛋糕总是香气四溢,松软可口。

店员看到熟悉的人,向你打了声招呼

“嘿,看,我们这里新推出了一款小蛋糕,你要尝尝吗?”

你走入蛋糕店,看着蛋糕柜子里哪一款精致的蛋糕,你噗的笑出了声

那是一款小巧的蛋糕,不大,两个人吃刚刚好。白巧克力拼成了城市的形状,在正前方蹲坐着一只黑色的巧克力狗,你笑了笑,付了钱。

“小姑娘是要送给你男朋友吗?”

店主笑着帮你打包好,顺便调侃了一句

“你猜猜看。”

你接过蛋糕,回报了店主一个微笑,提着蛋糕离开了这家店。

你低头看了看手机,八点半,这个时候不出意外他可能还在编程。你推开门,发现他坐在客厅里

“亲爱的你怎么这么晚回?”

他亲昵的唤你,你把蛋糕往身后一藏

“你猜猜,今天是什么日子。”

他对你的行为有些摸不着头脑,沉思了一下

“嗯……你朋友的生日?”

“不对!”

“那是你朋友结婚了?”

“你再猜。”

他苦恼的摘下了鸭舌帽,绿色的眼眸泛着光。你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然后拿出那个蛋糕

“唔……那是一只狗?”

他盯着蛋糕,仍旧是有些迷茫

你把蜡烛插入蛋糕里,关上灯,点燃蜡烛,微弱又渺小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屋子

“笨蛋,你连自己生日都忘了?”

你侧身去吻他,看到那绿眼睛里闪过一丝恍然大悟,然后被欣喜代替,他伸手搂着你,在蜡烛即将灭掉的时候松开,把蜡烛吹灭。一瞬间房间只剩下了一片漆黑。

“生日快乐,我的司法制裁者先生。”

END

火急火燎赶出来的没什么质量,大概……将就着看吧w。另外祝狗哥生快

雨。

梦里,下雨了。

窗外有纷纷扬扬的雨丝飘落,落在窗沿上,我看向日历,4月4日正是清明的日子。

我打着伞在街道上游荡伞遮挡住了半边脸,阴雨天气总有点让人压抑。

我转入了一个墓园,并没有带什么祭拜的物品,只有一把黑色的伞和正在遮雨的透明伞。

鲜花,糕点,香烛。

每个墓碑前都是这般的物品。除了那一个墓前,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我看了看手表,时针指向四点半。人群渐渐的散去,人愈渐的变少了,墓地里流淌着寂静的气息。

我走到了那十字架前,风夹杂着雨水刮进了伞里,我企图看清十字架上的姓名,却无奈雨水早已模糊了我的视线。

我不知道他是谁,我只是知道那墓里住着一个消亡的灵魂,一个悲伤的灵魂。他曾于何时沉痛的亲吻大地我也无从考究。

雨更大了,风夹着雨肆意的纷飞,雨珠从空中落下打在透明的伞上。滴落的瞬间飞溅又落下溅起更多的水花,随后落在大地上,一成不变的重复同样的过程。

我打开了手里黑色的伞,放置在他的十字架边,遮掩住着雨中孤独的十字架。人们都散了,收好物品奔波着回了家,回到了仍旧温暖的温室,与存在于冰冷世界的人挥手作别。

我终于得以看清他的名字。

【戴斯蒙·迈尔斯】

这是他的名字,安眠于此之人的名字。那刻痕很潦草,并没有一丝庄重,甚至能看出有小孩子嬉笑着路过,用路边的石头企图抹去这个名字

我想轻抚他的鬓发,却愣在雨中然后收了回来,他已经死去多时,已经离开许久。

我蹲下来抚上他的十字架,雨仍旧肆无忌惮的下。

英雄白骨未曾长眠于此,被泯灭,被遗忘,被抛弃。

十字架下静置着一朵白菊,十字架上斜倚着一把黑伞。

寂静空荡的墓园里忽然传来一声鸣叫,由鹰来歌颂他无人知晓的曾经,最后在风雨中画下句号。

我抬头看窗外。

下雨了。


心疼des小天使QAQ祝你在另一个世界可以没有悲伤。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啊,春天啊,出游的好季节(❁´︶`❁)

爷爷生贺,嗯

生日蛋糕

Assassin的总部今天有点不对劲,没有了艾吉奥毁天灭地的歌声和阿泰尔被拖入泳池时无奈的嘶吼。伊薇带着邵云出门去了,雅各被罗斯拉去看歌剧,康纳带着亚诺说去浪漫一把,什么你说爱德华?他昨天晚上去酒吧里浪然后被在隔壁甜不辣办公的儿子拖回家揍了一顿,至今没下床。

作为一个旁观者的我无奈的抱着一大沓的未完成文件哭着跑回了房间。

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从一堆文件里抬起了头,楼下山崩地裂的歌声轰炸着耳膜,一支圆珠笔差点被掰断。瞥了一眼日历,瞬间想起来今天是寒鸦号船长的生日,走下木质的旋转楼梯,晚上总部和往常一样很热闹,戴斯蒙和亚诺抢着游戏机,阿泰尔站在艾吉奥的背后袖剑蓄势待发,罗斯的手上停着一只小巧的乌鸦,伊薇和雅各继续斗嘴,甚至连隔壁甜不辣的海尔森都来了,站在门口和儿子康纳谈天。

“嘎吱……”

我低头看向楼下,只见寒鸦号的船长扶着腰一步一步的走下来,顺便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海尔森。

气氛变得安静了下来,爱德华一脸疑惑的看着身边的人们,

“猜猜今日是什么日子?”

海尔森笑了,上前拥抱住了爱德华,一把揉上了那头金毛,邵云从厨房搬出了一个蛋糕,说实话那很像一艘没经过细化的寒鸦号是模型,我从高空俯视着,看到蛋糕边上难得摆了两瓶朗姆酒

“生日快乐,海盗船长。”

从罗斯的礼帽里飞出的礼花在空里飘散落下,夹杂着些许花瓣

“生日快乐,船长!”

伊薇和雅各笑着打开了一瓶朗姆酒

“噢,爷爷,生日快乐。”

康纳怀里抱着的金毛附和了几声表示赞同

“生日快乐,爱德华。”

阿泰尔递过去了一副崭新的袖剑

“啊哈爱德华我不介意给你推荐几个前凸后翘的女人。”

抱着吉他的人坐在高凳上

“父亲,生日快乐。”

爱德华有些别扭的接过那枝玫瑰花,

“爱德华先生,生……生日快乐?”

邵云说着一口不太流利的英语,然后把手里的蜡烛递了过去

“听说在英国有一种生日点蜡烛的传统?”

罗斯忽然兴奋的举起了火把却被雅各一巴掌拍在了脸上,只好无奈的继续撒花

“肯威先生,生日快乐。”

戴斯蒙礼貌的鞠了个躬,随后转身去取打火机

“谢谢大家。”

爱德华笑了,接过了那副袖剑,戴在了手上

“啊!蛋糕!”

人群里忽然穿出一声低低的惊叹,还没来得及阻止,亚诺便一刀子切向了蛋糕版寒鸦号,巧克力的桅杆掉落在白色的桌布上,然后亚诺这才发现阴气沉沉的爱德华一脸怨念的弹出了袖剑

“我想到实验一下这把袖剑伤害力的靶子了。”

然后当晚我看到爱德华追了亚诺三条街最后居然消失在了酒馆里。夜深了,我趁着大家都睡了爱德华还没回来悄咪咪的从楼梯上下去,潜入厨房后找到了那个蛋糕,抽出一个巧克力制品的桅杆正准备放入口中,身后忽然寒气逼人,袖剑反光点映入我的眼帘

“放回去。”

我识相的拿着巧克力,靠近窗户,然后翻出窗户一口吞,不说了,我先保命要紧

渣文笔,欢脱向2333

无题x

皆因缘起,亦因缘灭。

出院之后,颜羽带了我去她的墓园,墓园工工整整的,一束白色的康乃馨安然的平放在墓碑前的石台阶上。如今渐渐平淡冷却下来的心已经可以接受她唐突的离去,她留下的遗书写明了一切缘由。那个讲我从深渊救出却又把我推下去的人,我却根本不忍心讨厌她,或许可以说,我从来就没有怪过她。我轻笑了一声感叹我的好脾气,

“颜羽,我可以一个人和她独处一下吗?”

颜羽点了点头,离开了墓园。深秋的下午太阳还算灿烂,透过树叶撒下斑驳的痕迹,我把一束鲜红的玫瑰放置在她凝固笑容的地方

“你真是个自私的孩子。”

自私得不顾我的感想就离我而去了。

幻想也教会了我很多,逃出悲伤后剩下的唯有继续追逐梦想,请不要担心我,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从背包里取出那已经被修好了的吉他,趁着住院的时候自学了一下吉他,我清了清嗓子,轻轻的波动了琴弦

【从今天起我讲我的过往梦想拾起】

【即使你已经离去】

【从今天起我透过爱恋和罪孽缝隙】

【回望现实大地】

【请勿嘲笑我这颗支离破碎的内心】

【五重空洞的梦境】

【请保佑我能直面镜中诞生的扭曲】

【拯救我自己】

落叶凋零在墓地,红色项链静静的躺在她的墓前,仅余留一丝结尾的音符,在落寞的空气里流淌。

若非你,我怎会病入膏肓
晚安了,零羽。

END

(小学生文笔,莫见怪)

老文混更(其实我不记得我有没有更过了)(我还活着QWQ)


【梦】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的第一天,我梦到那个人把早已经摁灭的烟重新点燃,火光中熟悉的脸早已经看不清晰。然后,那个人苦笑一声,黑色的皮鞋踏着未来崎岖的路,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梦里的第二天,那个把微笑挂在脸上的人拿着机票,微笑的挥手道别,金色的发丝在阳光下闪耀,却早已迷茫无比。

梦里的第三天,那个乐观的人无言的看着一寸一寸落下的白色发丝,剪断的回忆和剪短的发。雨雾中的玻璃被模糊得一塌糊涂。

梦里的第四天,那个好胜的人,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世界,钻石剑破碎得即将消失,随后是红色的瞳被同样的红晕开,粉色的发丝又一次遮挡了我的视线。

梦里的第五天,那个人收起了熟悉得已经习惯了的腔调,摘下眼镜,收起乐观的笑容,酒杯里的倒映我根本无法看清,只是知道有透明的液体顺着他脸颊滑落至酒杯,扬起的波纹逼退了视线。

梦里的第六天,那个爱唱歌爱笑的人追着自己的梦,从此消失在了视野里,我快不记得他的名字了,黑白的琴键流畅的融化了所剩的一切回忆。

梦里的第七天,我一个人站在空白的世界里,手中的花开得鲜艳,平淡得似乎是看透了一切生死,瞳孔里失去了聚焦,工整的小花园里有六座不起眼的碑。看不清的工整的字眼落落大方,却宛如刀子剜去双眼,花束被平淡的放置在地上,周围的所有都那么安静,连风拂过的声音都没有。唯有空白与墓碑依旧存在

我平淡的睁开眼睛,吞咽着昨夜的梦,只觉得涵义至深,却不觉早已泪痕满面。

END

2016年某月某日的一场梦的后记,醒来之后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哭了差不多一上午

食用愉快,

发个文证明我还活着……(文笔渣)

茉莉花

御花园里有一片花田,皇上对花田喜爱至极,闲暇时与后宫嫔妃在此游玩。

老花匠去世后宫里招收花匠打理花田,在人群中一个娇小的身影被淹没,却阴阳差错的入了宫,当了两个花匠的跟班。

小花匠外出迅游时偶寻得一棵花苗,便在花田的最北处偷偷栽下,日日浇水,施肥,花没有名字,开花时一阵芬芳, 花为白色,雪白的一角散发着花香。

这隐秘的一角被那个高高在上的人发现了。那天皇上在花田旁散心,却看到那个娇小的身影端着水急匆匆的往最北处那个半阴的地方跑,心生疑惑便也是跟了过去。

幽幽的芬芳扑鼻而来,比起往日的浓郁花香,倒也是喜欢。

“这是什么花?”

小花匠被突如其来的声音下了一跳,抬头见是龙袍便更是吓得跪在地上不敢出声,皇上见了倒也是好笑

“你慌什么,朕又不会杀了你。朕问你这是什么花。”

小花匠沉默了一会还是战战兢兢的回答

“回……回皇上……这花无名,只是在下斗胆以在下的名字……”

“你叫什么?”

“茉……茉莉……”

(2)

茉莉因为一株花成功的成为皇上面前的红人,细心搭理花圃,日子倒也是过得安心。北方战事加剧,皇上出征,花圃便交给皇后掌管,皇后倒也是人好,只是皇后着身边的娴妃对着一株茉莉厌恶至极。带着一群人到花圃闹事。

“这儿的花匠,这是什么无名的野花,皇宫的御花园里竟有这等低贱的花,来人啊……把这花匠拖下去!重责五十大板!”

无理取闹的被定下了罪名,行刑后摇摇晃晃的走回御花园,茉莉花折了枝,不知被什么人运走了,茉莉当晚不顾伤势,一路循着足迹终于在枯井的边上找到了被丢弃折枝的茉莉花,一根枝干,没有了昨夜仍旧盛开的花……

“咳……”

茉莉捂着嘴轻咳,手掌心里落寞的几片花瓣带着血,茉莉抱着花枝,把手上的花瓣甩去,匆忙的赶回房。把幼嫩的花枝放入盆中,填土,施肥,却不知是否还能等到再次开花。

(3)

右眼的视力越来越差了……看东西会变得模糊,咳嗽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每次咳嗽都会咳出带血的花瓣,太医也来看过了,说细心调养便可,病情就这样一直拖了下去。

那天外头来了为大师,碰巧被请到御花园里做客,皇上凯旋而归,皇后有了身孕,宫里一片欢天喜地。

花被重新允许种在原处,如今长出了嫩芽,大师被皇上请来御花园做客,茉莉也被叫到花田中的亭子,谈笑间忽然的咳嗽,细小的花瓣从指缝里穿过,大师脸色沉了沉

“依小生看,这位大人是得了绝症啊……此症无药可救,心魔。得不到喜欢的人,病人便会一直咳嗽,咳嗽的时候常会带着花瓣与血。”

皇上略微有些着急,

“茉莉啊,你喜欢谁为什么要藏着掖着?说出来,朕可以将她许配给你。”

茉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皇上不必担心,奴才最近只是着凉,喜欢喝花茶,却时常会把花瓣一起饮下,今儿天气凉,奴才告退。”

卑微的身影在冷风里行走,苦笑着,这病啊……早就知道了。只是无药可救,喜欢的人,更是此生都不可能不到的人,他高高在上,一身龙袍。有时候不禁自嘲,这般贪得无厌,也是没谁了……

(4)

茉莉生性喜温,冬天几乎不生长,立春,想来寒风里也带来了些许的春意。茉莉开始发芽,长出枝桠,右眼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只剩下模糊的影子,在皇上身边的次数也越来越少,皇上因为宠幸娴妃而对此冷落了下来,娴妃不喜欢花,更讨厌茉莉花,天生爱好骑射,也会同皇上去野外狩猎。

二月二,宫里庆典,被冷落下来的花圃只剩下一个孤独的身影,匐在茉莉花的边上,咳嗽,每一次咳嗽都会落下七八片的茉莉花,凝视着茉莉枝桠上的一朵花苞,这是第一朵,染血的花瓣从口中散落,右眼一片漆黑,忽然问想自己……当初为何费尽心思要进宫?靠在茉莉花边上的梨树下,空洞的眼眸透过高高的城墙,看着灯火阑珊,早就知道了结局,用手轻轻的抚着那株茉莉花,口中轻轻的哼唱着不知名的歌谣,歌谣的声音越来越小,每一句歌词都引得一阵咳嗽,断断续续。

歌舞升平,欢声笑语,手已经无力举起,就这样靠着树干,右眼长出的茉莉花悄然开放,芬芳扑鼻,与一年前的花香一样,催人入眠,闭上疲惫的双眼,口中最后的一朵花瓣飘落

“加藤啊……如果……你不是皇上……那我们……是不是就有可能了……”

在子夜绽放的茉莉花,一片一片的凋落,晨星依旧,花开如故。

END

借梗借梗√

【门】

我推开门,急切的推开门,我知道你就在门的那边,或许离我很远,或许……很近?

我知道你在等我,我来赴约了,我来了。

我推开第二扇门,我知道你在门的对面,我都知道的。

腿上的上除了我没人看得到,所以没有必要装可怜的把它显露出来对吗?

我推开第三扇门,你离我又一步,我知道的,我都明白的,你在干什么呢?

你在深夜来看过我,我也明白的,这不是加剧了我想要见到你的内心吗?

我推开第四扇门,在你的世界里,我从未迷茫过,你希望我见你,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我不停的如候鸟迁徙,飞过一站又一站。

我打开第五扇门,很高兴,我在门的起始点有看到了你,你暴躁的警告,我都不在意,我只想看到真正的你,别急,快了,还有最后一扇门。

拼凑零件的时候我又看到了我日思夜想的脸,没事的,快了,我都能看到结局了。

我推开第六扇门,它是阻隔你与我之间的最后一扇门,留声机里悠悠的回荡,噢,这是在欢迎我吗?真好。

我张开双臂,你坐在王位上,我都明白的,你无法自由的拥抱我,呐……

那,就让我拯救你吧

刀子刺入心脏的感受是什么样的呢?疼痛吗?这样你就自由了。

不,不会的,永远都不会的。

换一个视角重来一遍,下一次,换我

死在你的手上吧。

END

(无聊的摸鱼,略微玻璃渣,感觉小学生文笔无法至治愈了,话说麦威这对cp到底有没有人吃的QAQ太久没玩饥荒了暑假回坑,话说我都不记得冒险有多少关了,出bug不能怪我啊(。•́︿•̀。))

无题

【无题】

回来了,绕了一圈,回来了(哭)

某一次低头不语的发着刀子,却没在意其实我早就泪流满面,听着熟悉的歌,想回到过去,那儿还有你们,至少我还不孤独。

某一次课间和朋友无意之中谈天谈到了12team我当时说“我好喜欢的。”可朋友的回答却是“12team是什么?我还是喜欢EXO”我笑了笑,是啊,一个不知名的组合,如今谁还知道呢?我又一次忽视了上课后微红的眼眶和发酸的鼻子。

我的本子上有很多关于他们的画,有喜有悲,有眼泪有欢笑。

某一次我的本子被朋友看了,朋友问我“我看你平常的画线条那么草率,你如今为何细扣还上色吖?”我又笑了“因为我很喜欢他们啊。”朋友接着说“他们有糖吃吗?”这是候我居然不知道怎么去回答她的话,略微有些尴尬的叹了一口气“有呀,以前就有很多。”那时候我都快不记得最后一次吃全员糖是在什么时候了。

但我只知道,我不会忘了他们,不会的,哪怕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某一次我的生日,朋友笑着问我想要什么呀,我收拾着书包“我随意啊,你想送什么就送什么吧。”然后朋友的回答让我很难忘“你喜欢EXO还是喜欢TFBOYS啊?要不我送你鹿晗的海报或是王俊凯的?”我反驳了“哦,我不喜欢他们诶,我只喜欢……”“喜欢什么?巴拉拉小魔仙还是喜羊羊与灰太狼?”朋友并没有恶意的调侃着,我却没把那句话说下去。

「我喜欢12team,你不认识的。」

然后第二天她送给了我一个EXO的周边,我笑着说谢谢,可这并非我想要的。

然后昨天,我无意去翻微博,刷新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道长的一条微博,当时我就哭了,在我爸妈面前,哭得稀里哗啦,我爸妈再看等着你,认为我哭很正常,并没有多在意。我想牵起笑容,毕竟着是那么开心的事情,我笑了,可泪水却依旧无法抑制,我所爱的他们啊,绕了一大圈……终于回来了。

走累了别忘记回头看看,那儿说不定有你想要的结果,哪怕最后你们都分道扬镳了,别怕,地球还是圆的呢?走散了别忘了回到原点啊,大家都在原点等你呢,别忘了回来看看,我们都在。

这是过去的终点,也是未来的起始点,走吧,都到齐了,可以重新出发了。

(昨天直播后的一点小感言)



这个本来是昨天想发的,脑子一抽我就忘了。补发。

夕阳红2333

【夕阳】

岁月总是仓促,带走了很多,带走了青春,带走了欢笑,留下的,只剩下怀念,和一圈圈的皱纹。

我们都老了。至少青春年华不在了,圈子啊,早就退了啊,毕竟老了嘛……圈子就留给那些年轻的人去就好了。

斜阳下仍旧我一个人,哦,还有影子。我推开房门,坐在床上,手机发出未接来电的提醒,摁下回拨键。

“喂?”

“夫人啊……有位老朋友要来见见你。”

“谁?”

“保密保密。”

“……在哪里见面?”

“中心公园吧,他说的。”

“哦……”

手机被丢到了被子上,是谁呢?不禁猜测到,都快五十了,还有谁会记得自己?

公园的花开得正好,夕阳下,花轻吐芬芳。

“夫人……”

从背后传来一句轻轻的呼唤,是那么熟悉,却不记得了,那仍旧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正对着夕阳,回过头去,那个人正看着自己

“你谁……”

面前的人笑着叹了一口气……

“也罢……多少年了,你又怎么会记得我……”

似疑问又似肯定,花香将这里弥漫……

“你是来和我谈什么的?”

我问到,过去有很多都不怎么记得了,人老多忘事啊……

“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夫人……”

面对着自己的人有些颤抖的说出那句话,自己也愣了一下,随后笑了。

“为什么这样说呢?散人。”

我叫回了彼此都熟悉的昵称,微风把思绪扬起。

我错开他的视线,看着夕阳亲吻地平线,然后笑了

“重新再来吗?可我已经老了……”

背后的人没有任何回应,就这样僵持着,我迈开步伐,朝夕阳的方向走去,我不知道我的身后的人会做出什么选择。

只是……

我们真的都老了,早就没了当初的年轻气盛,时光真的都老了……错过的……就不会在有可能了……

面对着夕阳,不知什么湿了眼眶,夕阳沉重的落下,期待明天的升起,我们的故事,落幕了……就不会在开场了……

当天慢慢暗淡,晚霞消失的时候,我回过头去……你早就不再原地了,是啊,如果是我,我也会同你一样,我们都该继续走下去,背道而驰,分道扬镳。沿着自己的路,一直走下去。

如果当夕阳真的落下那天,我还能见到你,我一定会冲你微微一笑,你同样也回报我同样的微笑,这样,便足矣了……

我们都老了……至少青春不在了……

我们都老了……我真的老了……

END

(渣文笔莫介意)